About Zack's own stories .....   
 
Zengzhi's personal website
Home Adventure Diary 自行车专题 问道青城山,惊悚圣灯亭

问道青城山,惊悚圣灯亭

Article Index
问道青城山,惊悚圣灯亭
逃票上山
夜宿悬崖旁
All Pages

     我在桌上的一堆杂物里抽出一张成都地图翻看起来,期望能在学校周围发现一点有意思的东西。在地图上找到学校的位置,以学校为中心用手比划出一条条射线,划过一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地名,绵阳、江油、金堂、双流、雅安、大邑、都江堰、青城山……

    咦,原来都江堰离学校这么近呐,我右手拳头一举,大喊到“走!周末去青城山!骑自行车去!”。嘈杂的宿舍顿时安静了下来,寂静的五秒过后,室友们的骂声向我劈头盖脸而来,“你疯了唆?”、“你有病唆?”、“发烧了?”、“找不到事做啊?”……

——记2002年6月8、9日从成都骑自行车至青城山

    大学生活是枯燥的,同时也是充满激情和想象的。

    2002年初夏,某个周三的晚上,几个厌倦了足球、乒乓、网络等各种娱乐项目的浑小子们坐在宿舍的长桌旁嗟叹“这日子,过得真没意思啊!”。

    疯狂的想法
    我在桌上的一堆杂物里抽出一张成都地图翻看起来,期望能在学校周围发现一点有意思的东西。在地图上找到学校的位置,以学校为中心用手比划出一条条射线,划过一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地名,绵阳、江油、金堂、双流、雅安、大邑、都江堰、青城山……

    咦,原来都江堰离学校这么近呐,我右手拳头一举,大喊到“走!周末去青城山!骑自行车去!”。嘈杂的宿舍顿时安静了下来,寂静的五秒过后,室友们的骂声向我劈头盖脸而来,“你疯了唆?”、“你有病唆?”、“发烧了?”、“找不到事做啊?”……

    一阵狂风暴雨的臭骂过后,来宿舍串门的校友张峰说“走嘛,你敢去我也敢去!”,“好,那就定了,周六,骑自行车去青城山!”我当即把这刚冒出来的想法定了下来。

    骑行暴雨中
    第二天周四晚上,我们简单的准备了一些东西:一只手电筒、一部傻瓜相机、一张成都地图还有两张吊床,带上吊床是因为我们想在骑行之余也浪漫一把,把自己挂在青城山的大树下乘乘凉。

    周六早上,我们一早就起了床,按约定的时间在学校外吃过早饭就兴致盎然的出发了。从成都的东边穿城而过,一路向西,清晨安静的街道上,人逐渐的多了起来。按照地图的指示出了主城区,骑上通往都江堰的国道,不宽的国道两旁长着高高的大树,稀稀拉拉的阳光透过树叶照在路上,一溜溜大树被我们甩在身后。

    刚骑过郫县,刚才还是阳光普照的晴天突然下起了雨,噼里啪啦的雨点下了一阵就变成了暴雨,我们赶紧下了国道,冲进国道旁的小街买雨披,等买到雨披,全身已经快湿透了。穿上雨披,我们在暴雨中继续向都江堰骑去,自行车胎带着路面的雨水发出嚓嚓的声音。

    在暴雨中骑行了一个多小时后,雨停了,离都江堰城区也很近了,我们收好雨披,一头扎进刚被暴雨清洗过的都江堰城区,雨后的都江堰散发出清新的气息。

    糗大了
    折腾了一上午的我们也感觉很饿了,看看表已经十二点了,在路边的一个小饭馆简单的吃了点东西,再研究了一下地图,我们决定先去都江堰景区玩玩再骑往青城山。

    一路问过去,我们骑到了都江堰景区门口。我架好自行车跑到售票处,依稀看到旁边票价牌上写了个“6”字,我扔了二十元进去,大声说到:“买两张票!”,我正满怀憧憬的想象一会如何如何感受都江堰的雄伟及巧妙的时候,售票员一脸疑惑的对我说:“先生,请您再补一百元。”。我睁大眼睛一看,原来票价牌上写的是“60元”。作为学生的我们,早上出发时每人身上带的就不足五十元,买了雨披吃了午饭后,两人身上的钱加起来可能都买不起一张票。我不好意思的从售票小姐那里要回了我的二十元钱,跟同伴说了买票的糗事,两人一阵狂笑,继续向青城山骑去。


    逃票上山
    都江堰往青城山的柏油路面非常好,我们一阵狂蹬,出都江堰城区后一个多小时就到了青城山下。看看时间,回成都肯定时间不够了,在山下玩时间又太充裕了没啥玩的,我们决定还是上山去看看。来到青城山景区入口处一看,昂贵的票价再次让我们傻了眼,四十三元一张,看来上山的计划又得作罢。

    我们骑着自行车在山门外面晃悠了几圈,始终不甘心骑了这么远的车还不能上山去看一下。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山门两旁的地形,两边的密林外面好像并没有隔离栏之类的东西,我隐约感觉“这下有戏了”。与同伴简单商量后,我们沿着通往后山的公路骑了了一段,除了山门外,其它地方还真没有围墙隔离栏之类的东西。我们又慢慢的向山门方向往回骑,寻找可乘之机。终于,在快回到山门位置的时候,我们看到草丛里一条依稀可见的小路通向景区的密林。商量了一下,由同伴看自行车,我沿小路进去探路,无论情况如何,半小时之内必须返回。

    我跟同伴对了一下表,小心翼翼的钻进了密林。刚进密林,外面的汽车声、路人的说话声一下消失了,密集的大树隔离了外面所有的声音,只有我脚下踩到树叶发出嚓嚓的声音,一丝寒意不禁从我后劲冒出。我干咳了两声,壮了壮胆,继续往前走去。越往前,小路的痕迹越发明显,我干脆跟着这些痕迹小跑了起来。后来,小路变得非常明显了,在密林里的山脊上,小路的两旁是非常陡的山坡。跑着跑着,隐约听到有磨面粉的机器发出的声音,我想,这下好了,看来快到有人的地方了,但再仔细一想,不对啊,这里是景区,哪来的磨面粉的机器?难道是景区里的游乐设施发出来的声音?再仔细听了听声音发出来的方向,我更加肯定是景区里的索道发出来的声音。再看看时间,原来我已经进了密林二十分钟,我赶紧往回跑,去告诉同伴这可喜的消息。

    返回密林外的公路,我和同伴在山下找了一家农家乐,寄放好自行车,一人吃了一碗面,各自带了瓶矿泉水,买了张青城山地图,来到刚发现的小路,准备逃票进山并在山上过夜,此时已是下午四点过。

    我们在密林里时快时慢的穿行,这一次,我们必须得在靠近景区一侧的陡坡上找到能顺利下去的地方。我们在山脊上走了大概四十多分钟,对照景区地图看,估计我们已经在景区里面了,看看天色不早,选了一处相对不是很陡的地方开始往景区下坡。借助陡坡上的小草和树根,我们缓慢的向坡下“爬”,有几次抓到的树根因为已经枯断而差点直接滑下山崖。我们不断的提醒对方要小心,一边心惊胆颤的往坡下移动。一段不是很高的陡坡,我们经过近两个小时的生死考验,终于下降到一个比较平缓的地方,看看地下还有几个空的零食袋,我们知道,我们成功了!再走了十多米,终于,我们来到了景区里面的石板路上,而此时,天已经暗了下来。

    雨中登青城
    坐在石板路上休息了一会,过来了一个住在附近道观的居士,我们问清楚了现在所处的位置,居士说,沿着石板路再往上走四个小时就可以到山顶了。我们合计了一下,如果当晚不往山上赶的话,第二天花四个小时上山,而下山至少要花三个小时,回成都的时间肯定就不够了,于是我们决定继续往山顶走,能走多远走多远,然后找地方住下。

    似乎老天也有兴趣陪我们玩一下,刚往山上走了一会,雨又开始下起来。我们穿上雨披,打着手电,依旧一路说说笑笑的往山顶走去。不知不觉,两个小时过去,而我们惊喜的发现,我们居然已经到山顶了。再一打听,因为周末,来青城山的游客比较多,山顶的客房都已住满,而且就算未满,我们身上的钱也不足以付一个房间的房费。想了想,我们决定继续沿我们预定的线路从另一侧往山下走,这样又可以走不少第二天要走的下山路。


    夜宿悬崖旁,惊悚圣灯亭
    雨一直下的很大,丝毫没有变小的意思,山顶上的风也越吹越烈,我们对照地图从另一条路往山下走去,而我们下山的速度比刚才上山的速度已经慢了很多,因为这时的我们又冷又饿。

    往山下走了一会,来到一个亭子,我们躲进亭子避雨休息。人在疲乏的时候一停下来就不想动了,再看看表,已经晚上十点过了,再往山下走估计也不怎么有肯能找到住的地方了,于是我们一致同意晚上就在这个亭子休息了,反正有吊床。

    我们在亭子的柱头上拴好吊床,体力恢复了一点,这才想起看看亭子旁边的石碑上写的东西。这一看不要紧,着实把我们两个无神论者吓了一跳,原来这个亭子叫做“圣灯亭”,而名字的由来是因为亭子附近葬了很多道士,夏天的晚上经常可以看到亭子附近有很多的磷火,所以亭子就命名为圣灯亭。虽然我们不信鬼神,但一想起碑文里那些生动的描述,不禁感觉毛骨悚然,特别是还有一个大石碑在旁边映衬,本来在寺庙道观常见的石碑,此时也变得有些恐怖了。

    我的心里,一面是害怕,一面是刺激,但最终寻求刺激的心理战胜了害怕,毕竟恐怖的气氛是自己想象的,而刺激却是实实在在的,游过青城的人千千万万,又有几个能在这样的时候在这里睡觉呢?我想,既然票也逃了,何不再来点刺激的呢?于是决定,睡吧,安心的在这里睡吧。

    我们各自躺进自己的吊床,亭子外面的狂风夹杂着暴雨从不同的方向吹过去吹过来,不时有雨点吹到我们的身上。因为停下走路,整个身子又悬在空中被风吹着,我们的体温开始下降,冷得不停的哆嗦。亭子下面的长凳早已被雨湿透,亭子中央也全是湿的,我们只能睡在吊床里,后来实在太冷了,只好把雨披裹在身上,再后来还是冷,把随身背的小包抱在怀里也无济于事。我想起了宿舍里那张温暖的床,如果我现在躺在床上那该多好啊?就这样,人一直处在迷迷糊糊中反复的刚睡着又被冻醒,一醒来就急切的看表,看看离天亮还有多长时间,但往往每次看表都只是离上一次二十多分钟而已。

    突然,我在迷迷糊糊中仿佛看到一张血红的嘴在我身边张开,没过几秒钟又突然消失了,虽然睡的很迷糊,但感觉却又是那么的明显,离我又是那么的近,我立即清醒了,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我赶紧喊同伴,同伴原来也没睡着,我把刚才看到的血红大嘴说给同伴听,同伴也被吓住了,是鬼?还是野兽?我坚持说刚才确实看到了,同伴坚持说刚才他是一直醒着却没看到。我坚信我确实是看到了血红的嘴巴,而且就跟人嘴巴完全张开差不多大,我被吓清醒的时候它还动了一下。我让同伴回忆前几分钟他在做什么,有没有睁开眼睛,睁开眼睛时在看哪个方向。后来,同伴说到他刚才用电筒照了一下手表看时间,我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是他躲在雨披里面看表,关电筒时可能往我这个方向照了一下,而他的雨披是红色的,所以我看到的应该是透过红色雨披的电筒光,而在特定的环境下自然的就想象成一个血红色的嘴巴了。

    我们在雨披里用电筒相互演示了几次,果然如此。闹腾了近一个小时,又继续着反复睡着又被冻醒。风继续不停的吹,雨依然疯狂的下,寒冷、饥饿、刺激,这个夜晚特别漫长。

    仿佛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,终于,黑暗褪去,天亮了,雨也下小了。我们赶紧起来收拾吊床,取下吊床,再看看亭子外面,居然是个很高的悬崖,我们居然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在悬崖边睡了一晚上吊床!一夜的狂风暴雨,我们没有被吹下吊床、滚落山崖,真是幸运。这时几个早起的游客走过亭子,用十分诧异的眼神看着我们两个“怪物”,我们热情的向他们打招呼,这时候看到几个陌生人,我们仿佛是刚从地狱回到人间一样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啊!

    收拾妥当,我们又回到山顶最高处,看完了日出,一路飞奔下了山。在农家乐里取了自行车,我们取道温江骑回了成都的学校,一路风和日丽。放好自行车,洗了澡,正赶上日韩世界杯中国队对巴西队,那天,2002年6月9日……

    附:本故事绝非虚构,逃票、夜宿悬崖等危险系数高,请勿模仿

作者:曾志